201638坊网址冬至日寄托回忆与思念 福寿园“生命艺术节”落幕[图]

201638坊网址冬至日寄托回忆与思念 福寿园“生命艺术节”落幕[图]

上海2016年12月21日电 — 冬至,唤起了人们对逝者的思念。今天是冬至日,福寿园集团2016生命艺术节也将落下帷幕,福寿园上海公司、江西洪福梅岭公司现场,一首首经典歌曲再一次缭绕在每一位入园客户的耳边,似一股治愈的神奇力量,为他们“抹”去了眼角的泪珠,缓解了失去亲人的悲伤,抚慰了心中的余痛,带着微微的暖意,回忆起曾经的点点滴滴。

如何定格生命的永恒,一直是哲学家乃至科学家们孜孜不倦讨论的课题。而现今,能完成它的只有人们的思念和寄托于艺术载体。为了让生者与逝者共同编织一份无言且充满真挚情感的美丽,福寿园“生命艺术节”应运而生。

目前全球有冼太庙2000多座,遍布马来西亚、新加坡、越南等国及粤西地区,是东南亚华人华侨与当地百姓共同崇拜、信仰的英雄。2014年11月,岭南圣母冼太夫人“信俗”入选第四批中国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

同时,福寿园洪福梅岭世纪园也在今日上演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墓地音乐会,特邀江西师范大学民乐系的学生作为志愿者免费来园表演,学生们倾情演奏的《时间都去哪了》、《当你老了》、《夕阳无限好》等曲目仿佛把人们带回到咿呀学语的儿时,那时的父母强健如山承载着我们无忧无虑的美好童年。现场还有配乐诗朗诵及客户互动环节,来园客人可以有感而发即兴讲述对故人的思念,也可以现场点歌,请乐队为已逝亲人演奏生前最爱的曲目,让人们在歌声中,感悟人生的悲欢离合、喜怒哀乐。

福寿园合肥大蜀山文化陵园、福寿园常州栖凤山国际人文园也在集团生命艺术节期间相继开展了各种音乐祭祀活动,让冬至更添了一份温暖。

在福寿园微信公众号后台,最近“因回忆而温暖”成了热门话题,各种关于回忆和思念的只言片语如雪花般涌入。

“天堂上的爸爸妈妈你们好吗?”网友“梦在远方”留言到,“在‘生命艺术节’现场,听到歌手演唱‘天堂上的妈妈’时,每一句歌词都触动到了内心最柔软脆弱的地方。当泪水开始干枯,我也开始不再悲伤,感恩父母为我做的一切,只希望他们在福寿园这座人生后花园中安眠。”

“用音乐的方式纪念逝去的亲人、回忆童年,非常美好。”网友 Aurora Lee 说,“当听到现场的歌声,就想起了在我很小就逝世的爷爷奶奶,因为这是他们的最爱,也是父亲的最爱。虽然没有亲历与亲人生离死别的痛楚,但邓丽君的旋律充满着喜和乐,给人以积极向上生活的动力。殡葬是个神圣的行业,它连结了生命,给逝人以延续,给生人以安慰,而这积极乐观的态度,也是福寿园‘生命艺术节’希望带给众人的正能量吧!”

过往20年,福寿园一直致力于突破传统、创新文化。作为人文关怀至上的福寿园,自2010年起就在全国范围内树立了典范,首先推出了墓园“生命艺术节”概念,如花祭、书祭、网祭等,倡导用环保、艺术的纪念方式,来表达对亲人的怀念。墓园,虽然作为生命的最后一站,但也肩负着传承和教育的重担。在这里,生命以墓碑凝结永恒,以雕刻的艺术方式留住我们怀念的人最美好的一瞬,凸显出每个人对情感的传递与生命的祝福。而福寿园也通过“公墓变公园、祭祀变纪念、告别变美丽”的理念革新,承担起引领行业发展的企业责任,回馈公众公益温暖的社会责任,以及弘扬城市文脉的历史责任。

盘点各国网络用语规范:美新闻报道禁用粗俗语言

央广网北京12月22日消息 据中国之声《全球华语广播网》报道,“小鲜肉”、“颜值”,近几年,这些词频频钻进我们的耳朵。有些人听习惯了觉得没什么,但也有人提出,一些网络词语在公共媒体出现不够规范。近日,在“汉语盘点2016”仪式上,著名作家王蒙就提到网络上的一些流行词语。

在当天的“汉语盘点2016”仪式上,“洪荒之力”、“定个小目标”、“厉害了我的哥”等十个词作为2016年度十大网络用语。王蒙认为,很多网络词语很有意思,比如“洪荒之力”、“你妈喊你回家吃饭”。但也有一些词让他反感,38坊网址他说:“‘颜值’是仅次于‘小鲜肉’的我最痛恨的词之一。” 王蒙表示,现在出现的各种新词是好事儿,但希望人们能够学会正确使用自己的语言。

从开篇《白月亮》,欧阳杏蓬用文字记录了东干脚的神秘、古朴、恬淡和安宁。《天堂南瓜花》、《父亲的果园》、《两座圣山》、《段家凉亭》等篇什,从不同角度介绍了东干脚的生活环境和人心变化,既苦涩又温馨。《我的狗》、《我的蛇》、《一个人的橘子树》等篇什,从不同角度记录了生活,反映了生活的窘境和特殊时期的人性。《三猴》、《记建平兄弟》、《记维珍叔》等篇什讲述了东干脚人的生死,卑微、急促、无奈。《裸泳年代》、《上大岭》讲述了乡下孩子的成长,生活充满憧憬。《月色依旧人如妖》、《我要的地方叫东干脚》、《一地残骸》等篇什描写了东干脚翻天覆地的变化,毁灭与再生。《碎碎的雨》、《石桥与泡影》等篇什写了作者的迷惘与反思,是责任也是担当。

网络语言不是中国的特有产物,在互联网早已普及的国家,网络语言不仅比中国多,而且使用也更广泛。

美国是互联网普及最早的国家,也是较早出现网络语言的国家。曾在美国的李

文学2016:通变,必数酌于新声 (图)

《我们东干脚》是一本散文集,收录了66篇文章。每一篇文章都与东干脚有关。东干脚是作者的家乡,是湘南山群里的一个小农村。70后的湖南欧阳杏蓬用散点手法,把传说、人事、生死和个人感悟写出来,呈现了一个小村子的过去和现在,让读者通过文字,了解了东干脚的环境、生活和改变。《我们东干脚》以东干脚为地理核心,以东干脚的生活为叙述重点,以日常叙事的方式表达,这在当今散文界,还是一个表较少的文本。

本年度一部分作家重回中国知识分子的精神性叙事,这种叙事在海量的文本中发出一缕光亮,让我们重拾对于作家智商、理性和尊严的自信;在喧闹嘈杂的现世生活中,中国式的坚韧与善性依然在芜杂现实中艰难前行;中国现代城市的崛起和现代城市病人成为新的先锋叙事动力,中国现代性问题也更多在都市的层面展开新维度;无限广阔的中国当下赋予文学坚实的故事性,物质豢养中的贴身肉搏与功利主义摹写成为现实的一种;革命、历史、性与父辈们成为一部分写作消费的对象,在没有体贴同情之理解的叙事中,历史走向无深度的虚无;网络类型文学依然通过网络平台和影视传播进入大众和民间。

先锋重镇重回民间日常,中国乡土精神性的回望与反思。《望春风》中,格非从知识分子视角回望民间――从政治、历史和叙事先锋回归中国传统乡土的日常,这种回归意味着:在经历了对于乡土粗陋的欲望化、政治化和农村化的记忆之后,格非一代作家转向对于真正中国乡土精神性的回望与反思,这无疑是格非文学叙事在历史与现实维度的异质性深化。历史在这里成为潜伏在寻常农家生活的暗影,在对乡村风致和人物日常性近乎白描的叙事中,格非精心建构了一个看似碎片化的民间生活场域,通过“我”的少年视角窥视碎片化生存中蕴含的神秘叵测,这和他历史哲学中个体命运的不可知论十分吻合。在小人物和大历史遭遇的偶然性中,农事、情事和家事层层袒露着日常性的温情、惫懒与伤害。特定时代人物命运的必然性则在和风细雨的叙事中不断扩展历史阴影的景深。中国传统乡土精神曾经孕育的文明和价值谱系,在人伦日用和自然哲学层面依然有着令新型文明样态惊讶的再生性和传承性。在这个层面上,汪曾祺作为最近的经典存在。《收获》连续几年依然连载黄永玉《无愁河的浪荡汉子》,这个文本以真正中国乡土的精神性元素还原了作为地域民族价值伦理和精神原乡的湘西。尽管中国地域性差异带来生活习惯与风俗的极大差异,然而,农耕文明的人伦风俗作为一种普遍性的精神存在,依然和煦温暖着已经千疮百孔的中国民间社会。

青年知识分子直面个体精神困境,面向现代城市和式微乡土的双向忏悔与挣扎。当一部分作品将历史、个人乃至精神与身体都变成写作消费对象的时候,个体和群体都无法在一个精神性的层面来谈论困境。在被欲望、权术、机心、政治乃至极端自私的个人主义所裹挟的文本中,精神性困境是一个被故意忽略,甚至于是被嘲弄的问题。由此,对于现代个体精神困境的真正反思就弥足珍贵。徐则臣《王城如海》直面了知识分子的精神救赎问题,这种精神救赎是在解构粗陋乡土叙事的基础上,以对历史和当下双向尊敬的姿态去叙述生养自己的新乡土和新城市。这个小长篇带着真正的生命体验表达了一代人进入厚重精神性叙事的姿态――不用借助宏大历史和政治事件,而是通过个体的内省和有所为的救赎行为来达到对于当下和历史的反思。小说体现了中国情境中真正的精神性痛苦,塑造了这个时代的、独特的、典型的“这一个”人物。小说的主人公最终无法真正进行自我或他者的精神救赎,反而被巨大的吞噬性力量裹挟着,无法自主。从这个意义上来说, 小说抵达了知识分子写作的幽深精神区域,在一片晦暗的夜海中,反思和救赎闪烁着灯塔般的光亮,而行尸走肉的躯壳才得以在物质功利主义的面目下复苏与醒来。

不死的理想主义与青春原乡的人性深度。王刚《喀什噶尔》是一部极具文学才华的成长小说,青春期的伤感迷惘和长笛声一起回响在喀什噶尔,而其中最打动人的是那种经历过革命理想年代又执着于人性深度的青春记忆。体制化的年代,一个懦弱少年在对少女们的追忆中进入真实、残酷又充满诗意的历史维度,苦难以青春精神原乡的方式得到了救赎与升华。每一代都有自己的青春记忆,相比较于所谓的“残酷青春”的灰冷色调,这种保有个人性体贴与同情性理解的青春叙事,恰恰在不死的理想主义面前透露出了对于非常年代和非常环境中残酷青春的一种真正直面与抵抗。

传奇作为一种叙述方式――从人性灵异到文人趣味。张炜《独药师》以独特的方式叙述了人性、文化和生命的内在性世界,在充分延展“

文学2016:通变,必数酌于新声 (图)